蛋大

能开车绝不走路

似是故人来【上】

听歌,歌词唱【留下你或留下我,在世间上终老,离别以前,未知相对当日那么好】
戳人😭
我不管,我要he😭


再普通不过的一个夜晚,没有老老实实睡觉,明台偷偷溜出了房间,利索地爬去了天台。
仰躺在地,明台脑内回放在这里不长不短的时光,真快啊,好像前几秒还是被老师半道截来的小少爷,现在的他挨过试炼已经是可以毕业的特工,离开这片灰色地带踏入黑暗里的黑暗,选择靠自己走出去就是一条无法后退的路了。

入冬的天很凉,明台起身趴着,俯瞰小小的训练场,这大概要成除了明公馆以外他第二难割舍的地方了,家是家,头等重要,学校……学校有他的老师,王天风…明台小声念着,每个字发音都带着苦。
苦是什么呢,舍不得,得不到吧。
一开始他是真的很憎,好心好意相救换来了什么报答,又是极度慌张的,像幼兽离了庇护,老师大概真的有什么魔力吧,他用严苛又温柔的鞭子驱策,才有了今天的自己。
毕业就是离开他,老师有过很多学生,老师也还会有别的学生,明台觉得自己琢磨老师是不是很在乎他实在太女儿家心思,又忍不住想,食堂的汤,多配的罐头和香甜的橘子…那么多特例,我该是不一样的。就像他怎么会看不出曼丽眼中的喜欢呢,那样热的眼神也是他看向老师的。

王天风有点失眠。
计划顺利进行,毒蛇的兄弟果然没让他失望,只有点舍不得。
他费了心力调教,但有些棋子总是要弃掉保全大局。他闭上眼,明媚的,使坏的,得意的明台的笑脸挥之不去,想把这些都霸占,想让那个在外凌厉非常的青年只对他服软…自嘲地笑笑,真是年纪大了愈发疯了,使命在身,哪儿由得半点私心。
披了外套,他决定出去透透气。

天时地利人和这事儿很玄乎,比方讲两个人都在互相惦念着,于是真的碰到一起。职业习惯让王天风出现的悄无声息,他的学生毫无警觉地趴在天台墙边,不知在长吁短叹什么。真是嫩得很,换做执行任务这都得死了几回。肩膀被搭上,明台一惊,下意识地就回手猛擒过去,来人踢了他膝盖凹就化了力,明台不甘心地只抓到了个外套在手里。

“就这点水平我真是后悔同意你毕业了”,王天风挑眉看着明台;
“老师…”,明台不服气地瘪嘴,“我刚那是不小心…";
“你有几条命拿来不小心?”,王天风走到明台旁边,凑近了明台才看到老师严肃口气下眼角还有笑意,“以后警醒着点,出了校门,你便一刻都不能放松”;
“那我还是赚了老师一件衣服”,明台抱紧刚才角力间夺下的外套,得逞的笑有点晃眼,王天风稍稍低了点头,嘴角还是扬起来。
明台不是没被宠过,他是被宠大的,可为什么老师的宠让他难以自持?他拥着外套,更想用力抱紧老师,他马上就要离开他,谁知道什么时候会再见。

被明台死死抱住,王天风懵了3秒。
他澎湃起热情,然后自己浇熄,不可以,不能,他轻轻拍着青年的背,用沉默掩饰心慌。

“老师…你说后悔我毕业,那我不毕业好不好?”;
揉揉明台后脑勺,他的声音有点抖,王天风又有点心软了,可是不行,幼鸟是要摔出去才会飞,“别闹,毕业了别给我丢脸……嘶”;

王天风再次懵过去,仿佛被学生搂着脖子啃咬嘴唇的不是自己。

-------卡肉的tbc-------
评论(5)
热度(20)

© 蛋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