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大

能开车绝不走路

段子里出了bug,明台住进明家应该已经是幼崽了
然而没睁眼就舔毛实在是酥软梗,😭,就让它活在段子里
大姐是天鹅,想了想蛮合适





明台被领回明家时还是只奶猫。

彼时明镜已撑起家业,早有不属于那个年龄的坚韧,抱着经历过险事化成幼崽的小家伙,明镜悲戚愤恨夹杂,明白是汪家造的孽却也无方在明面上讨说法。将幼崽送去医院待他伤好,明家姐弟牵着小小的孩子回了明家,明台记得清楚,那时起,明家就是他的家。

明家大姐的化形是天鹅,操持起家业一派雷厉风行,连大型猫科的明楼都慑得住,也因为她忙,反倒是明楼跟明台相处的时间更多,后来阿诚也到了明家,本来大姐就已经把明台宠到天上,明楼和明诚更是完全把小少爷捧在手心,不是比喻,是日常,即使还是成长期的狮子和雪豹都比豹猫大上几圈,明镜经常回家就看着狮、豹用尾巴逗着猫------因为小家伙喜欢兽化,两个哥哥也都随着他,按理来说不喜幼兽的狮子没脾气地任由幼猫拨弄尾巴末端的毛,挑高尾巴看着明台蹦起来玩耍,一个没站稳摔了也没事,温和的豹亲昵地将他拱起,幼猫舔舔雪豹鼻子,又兴奋地去扒拉大哥愈发厚重的鬃毛,那场面,明镜不管过了多久想起来要笑出一地羽毛,当然其实到现在他们兄弟仨也会这么玩还玩出了新招…不能跟大姐说的那种…

回到正题,幼时的明台根本控制不住化形,一有情绪波动耳朵尾巴就会出来,所以问明家上下为什么没人能对明台严肃过三秒:高兴时,穿着衬衫背带裤晃着尾巴的小少爷;挨训时,耷拉着耳朵委屈的小少爷;撒娇时,整个化成猫蹭人的小少爷…例子太多,不胜枚举,到能自控了,明台在家依旧顺着习惯对他们不加掩饰,只有家人能让他如此放松,抱着大哥和阿诚讨好时,尾巴还会不老实地拍打他们,这是他们的小暗号,已经不轻易化形的兄长们都会由着他高兴,化出尾巴任由小少爷缠着,天真单纯的明台,明楼和明诚想护他一辈子,之后投身革命这个初衷也没有变过。

明楼和明诚去巴黎念书时,明台并没有去送行,把自己关在房间,明知道哥哥们求学是再正确不过的事,可心里还是很堵,在一起的时间久到他舍不得和他们分开这么久。明台跑去了大哥房间,化成豹猫跳上了床铺,蹭了会儿枕头,衣帽架上还有明楼未收入行李的围巾,明台熟练地攀上去叼了下来,又晃到明诚房里,翻出了副手套。

明镜送完明楼明诚,想着明台不来送行定是闹别扭,回了家果不其然发现小猫团在床上,把自己埋在围巾里抱着手套,明镜叹气,坐过去轻抚明台头顶,真是个傻孩子,又不是哥哥们不回来了。
明台在睡梦中嗅了嗅,坐拥哥哥们的味道,还有大姐,最圆满不过了。明台想着,哥哥们不在虽然没人管自己,功课什么的都不能放松,学成归来的大哥和阿诚哥肯定更优秀,他要做有资格站在他们身边的人才可以。

飞机上的明楼和明诚也略惆怅。
“怕是要好些时候逗不了小少爷了”,少年明楼玩笑着说,明诚在旁边虽没发言,其实烦躁得指甲都伸出来磨着座椅,
“差不多得了,我可不想等下赔飞机啊”,
“越有钱越小气”,明诚收了爪子,
“明台不是骄纵的孩子,我反而还蛮期待回去之后看看他长进”,
“哦…………那刚才谁在机场一步三回头”,
“……飞机餐真难吃”。

前路难险尚不知,还好他们的心一直都在一起。

评论(13)
热度(90)

© 蛋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