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大

能开车绝不走路

论不良少女与乖乖牌的兼容性 07

少女情怀总是湿


丁隐在楼道里看到红玉老师,相视无话胜千言。

哦天,独处,赞;

哼,太嫩,再接再厉。

潜台词都读懂,丁隐鞠了一躬,心里崇敬之感噌噌上去。

到了门口,敲门都屏住呼吸,丁隐还是紧张的,她搞砸了上次独处,而这次意义大过天,至少做了坏事不可以在跑掉,大不了…破罐破摔坏到底。

陵越开门就瞅卷毛姑娘以自己为圆心原地画圈,短裙长腿交映赏心悦目,“快进来别杵成圆规了”,即使是被莫名其妙亲了又被丢下,陵越仍觉得眼前人可爱率性,做什么都有理由被原谅,逻辑原则大概也没有了,她只是还未想破。

丁隐乖乖进来,老实跟着陵越走,一走走到了陵越房间,什么心思都走出来了。

女神闺房,Help!丁隐同学内心有只小野兽嘶吼,同时闪过千百猜测,然而死在这里也超幸福了,多巴胺淹没了她,丁隐乐得没形。陵越坐到床上,她也坐旁边;陵越扭头趴下不说话,她也靠近趴着看后脑勺,我的阿越,发旋都这么好看,如果能读到丁隐内心,陵越不知会不会无奈。

过于专注的视线,即使背对着,丁隐的吐息反而更清晰,她叫她上来有一腔疑问,见到了又不知从何说,逃避问题是人类本能。陵越想起了天台上的吻,脸颊又有点热,冲动是必要的,转身面对她解不开的题,化在温柔目光里,她看到吻过她的唇,轻轻贴了上去。

这次轮到丁隐当机。

两唇单纯相抵,两眼直勾勾对视,丁隐脑里炸了会儿烟花,刚回过神想深入,陵越却退开。

“为什么亲我?”,陵越大方得让丁隐有些惭愧,“为什么亲了又逃走?”,语气一丝丝委屈,“你出现以后我变得好奇怪”,陵越无意识地抓住丁隐发尾,“你亲我是我想的那个意思吗?”。

巧舌如簧十几年,丁隐语塞,不是因为说不出,是因为想说太多,所以她就付诸行动——捂住陵越的眼,她重重地吻起,灵活舌肉舔进陵越嘴里,看不见而弃了所有武装,是丁隐所以不加设防,陵越被好好引导着沉浸其中,体液交换软肉交缠,丁隐松了手,把陵越锁在怀里,含住她的舌头吸吮,顺着她的后颈向下抚摸,捏起陵越纤腰,陵越被摸得痒痒,挺身把自己往丁隐怀里送得更深,不能掌控自己,顺应心意,红玉阿姨这么说,我的心意是什么,是对她都可以,陵越被吻得要缺氧,身上丁隐的手点了火,烧得陵越澎湃,喜欢被如此对待,喜欢她,陵越终于懂了自己迟钝未想通的地方,回拥丁隐,如获至宝。


评论(2)
热度(28)
  1. amberonpa蛋大 转载了此文字
    进行到现在俩人一共就吻了三次,还只有这一次是吻的深入的,让我等想马上看开灯肉的人迫不及待想看下篇

© 蛋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