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大

能开车绝不走路

论不良少女与乖乖牌的兼容性 06


偷香成功,丁隐瘫在座位直到放学。

校霸周围的低气压无人敢近,丁隐沉浸在自己怂炸的情绪里,丢脸到家。可当时情景,浑身冲动,逃跑是她唯一反应。思及此处,她又满心欢喜,她的阿越那么纯美,嘴唇软软,抱起来是不是也一样呢?然而她竟把阿越一个人丢在那里,倏地坐起,终于认识到自己大错,丁隐飞一样去寻陵越,教室不在、同学不知、保健室已关门,恐慌袭来,又不确定,她挪到天台,也不见陵越。

陵越在保健室外蹲了一会儿,就淡定从容回去上课一如往常,内心是台风过境,充满丁隐行为何解的迷思,她亲我,为什么?扔我一个人,又是为什么?芙蕖霸占了红玉阿姨,她只能回家再问。恍惚到放学点,哪里都看不到丁隐,陵越有些失落,她已这么习惯有丁隐陪伴了。回家的路程无趣得要命,进门径直到房间陷去床里,陵越有很多的不明白,她不懂丁隐的逃跑,不懂落在嘴上的浅吻,不懂心底生出的期待。

红玉从陵越回房得如此干脆中推断必然出了大事,绝不止芙蕖口述的那么简单,推门就瞅着少女与床铺作对;

“阿越,有心事?”,坐好在旁边,红玉揉了揉陵越脑袋,知道是红玉阿姨,陵越翻身趴着看向她,“红姨…如果,假设,一个人亲了另一个,是什么意思?”。

圣母耶稣佛祖大帝,丁隐行动真迅速。讶异藏于心底,红玉大概理清梗概,“那你什么感觉”,“不讨厌,只是不懂,但又觉得应该懂”,话太好套,红玉憋住笑,有些事情不适合点破,“觉得好就顺应内心,大胆问问也未尝不可”,说完温柔拍了拍陵越溜肩,留她自己想透。

丁隐摸到陵越家楼下,不高不低,她不知陵越在哪个窗口,大声喊又不行,烦躁地倚着墙壁,丁隐跺脚踢石子,中午就该好好表白嘛跑什么啊,要是阿越生气怎么办,她还有好多话没对阿越说,都要溢出来的喜欢都没讲呢。

心有灵犀,陵越是不信的,丁隐更别提;一个楼上,一个楼下,想着对方想出了默契。

陵越思考不出理,转移阵地趴去窗口,暖风掠过她眉眼,诶,等下,她眯眼仔细打量,那人不就是丁隐。之前的烦恼都清空,陵越恨不得立马唤她,又觉得不妥,桌上纸张撕下一页,笨拙叠好,呵了一口气,向卷毛脑袋掷了下去。

陵越的准心,也是很好的。

卷毛少女被悠悠然砸到头上的纸飞机提醒,刚要骂街,就看到楼上冒出的脑袋。

傻笑对傻笑,都不好意思。

“阿越啊,我…”;

“301”;

“诶,哦!阿越最好了~”。

红玉阿姨五感俱佳,果汁小食ready,编好“今天心情好我们出去吃,陵越自己会搞定,你别回家就xx餐厅等我”的简讯传给了紫胤,深藏功与名。


评论(6)
热度(18)
  1. amberonpa蛋大 转载了此文字
    23333红玉姐深藏功与名

© 蛋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