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大

能开车绝不走路

论不良少女与乖乖牌的兼容性 05

甜蜜kiss也不可少哦


芙蕖呆坐保健室,神情恍惚;红玉老师修着指甲,笑得微妙。

镜头适当回放:

58..59..60,下课铃响,午休时间,这将是历史里程碑式的一天,丁隐拿出早起排队买好的甜点,再三确认每一朵奶油花都完好无损才护着宝一样蹿去陵越教室。昨天陵越说完她大概就兴奋得飞起了,女神不放招,放就放大招,开口就是约会性质的邀请,老手如丁隐,还是脸红心跳了30s;可以独处,可以无限靠近,说不定还可以…丁隐表情在严肃和傻乐间切换,饱含着复杂的心理活动与情景设想来到了陵越教室门口。

早上第四堂课,陵越压根无心听讲,即使上台演算习题完全正解,她专注回忆昨天的冒失发言,竟然那么顺口就说出来了,陵越有些苦恼。

秘密基地是她无意探寻到的清净处,先只有陵越一人,而后芙蕖缠着她要一起来。那天她无视芙蕖对丁隐的控诉,只想着这天蓝风清的宁静,丁隐要是在,也会中意吧,她想把自己认同的一切美好都与丁隐分享。会不会太唐突了,陵越纠结着自己也不懂的纠结,直到同学拍了拍她肩膀,示意门口有人找。

去天台的一路,话多如丁隐,竟然也安静了,她乖乖跟在陵越身后,犹豫了再三拉住陵越的手,“越姐要拐我去哪儿?”,保持镇定,保持气氛,丁隐暗搓搓地紧张,面上还是调笑,陵越白了她一眼,拉着丁隐从小门后的楼梯到了目的地,期待地展示这片小天地。

倒是换成丁隐傻眼,这tm绝对就是个约会啊,而陵越完全没意识到。“平常我都会到这儿来,芙蕖有时候也会一起,芙蕖跟你同级呢,有机会介绍你们认识”,陵越不知从哪儿变出的布垫摆好在地,淑女地坐下拍了拍身旁,示意她加入。丁隐忙不迭凑过去,献宝捧过蛋糕,草莓奶油,简单好味,跟她心里的陵越一样。

一块蛋糕两把叉,限量限购的好处是可以与女神分食一餐,丁隐无心下口,毕竟看着陵越张嘴吞咽舔奶油简直美景,她使坏沾了奶油蹭去陵越脸上,皮肤触感好过奶油滑腻,愣了愣,陵越不客气反击,抹了丁隐半脸还不忘掐一把,哪里文静。

“这里还不错吧”,玩闹得开心,陵越还是很在意丁隐评价的,“要是喜欢,你以后都可以一起来”;

“喜欢,当然喜欢,你喜欢的我全部喜欢”,而我最喜欢你,丁隐说到后面声音放低,她的理智告诉她要从长计议,而她只想冲动任性。

“不逗你了,擦擦干净吧”,好心拿出纸巾递予丁隐,陵越随手把自己脸上的抹去吃下,味道真的棒。顶着一张花脸,丁隐脑内革命激烈,豁出去的意志完全占上风,她捏住了陵越下巴,亲上了肖想已久的嘴唇,没有深入情色的,只是含着舔弄,把残留的奶油从陵越的唇与舌头上掠走,滋味甜到心里。

陵越当机了,没有反抗;

或者下意识,不想反抗呢,丁隐作着猜想,这是她十几年最大的冒险,她在陵越瞪大的双眼里没看到厌恶情绪,就知赌赢。

“阿越,我喜欢你”,丁隐不舍地松口,摩挲了陵越脸颊说出心声,“你可以不接受,但是我不会放弃喜欢你”,勇气耗尽,丁隐头也不回地跑开,留下陵越怔在那儿,如同刚才发生的都不真实。

应该跑开的是我才对吧,陵越回神以后,不可思议地摸嘴喃喃。

“丁隐超过分的,她把奶油抹越姐脸上,越姐都不恼她,气死人了!越姐还带她去天台,气死了!”,芙蕖从打击中恢复过来,拼力向红玉老师大吐苦水。

幸好她看到抹奶油桥段就已经走了,陵越靠在保健室门口,没了向红玉阿姨咨询的心情,之前对丁隐粉红色的记忆完全被刚才的亲吻取代,少女陵越捂着脸,丁隐真的好过分。

——tbc——

评论(2)
热度(20)
  1. amberonpa蛋大 转载了此文字
    隐隐好坏好坏的,亲了人家又不听人家回应23333,百合赛高,甜死啦

© 蛋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