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大

能开车绝不走路

论不良少女与乖乖牌的兼容性 03

今天你是什么颜色呢?


陵越把脸埋在枕头里,束好的头发大概是因为躺下而解开,柔顺青丝刚及肩膀,衬得手臂更白。这让丁隐想到那头发的手感,都说头发软的人脾气温和,她的陵越真是哪里都好。

陵越的课桌一点都不难找,十分细心地收好东西,乖巧地谢过学姐们,不忘向陵越的班导说明原因,丁隐小跑回保健室生怕让陵越等久,在走廊里被叫住,是保健室的红玉老师。

“你是丁隐”,红玉好好打量起眼前女仔,跟陵越绝对极端,之前从芙蕖嘴里也问到些许情况,“你认真的吗?”;

聪慧如丁隐,清楚地明白此时谈话已经升级成资格认证般的重要场合,郑重其事,严肃认真,丁隐发誓从未这般仔细思考,“我认真的”,四字铿锵,小声却有份量。

意料之中,红玉收起面无表情,和蔼可亲地拍了丁隐的肩,“加油,阿越很单纯,欺负她你会很惨”,鼓励和警告兼具,丁隐觉得有些道阻且长。

而这些烦恼在看到陵越时飞快消散。

“越学姐,我收好了,送你回去?”,陵越放过了枕头,她脑内转了好几圈都不明白自己心里的悸动,不是对芙蕖那样的,不是对同学朋友那样…晃神站起不稳,丁隐窜过去扶她坐好,从床头柜上拿起皮筋,理起陵越头发自然得不行。

靠得很近,陵越都能感觉到丁隐的呼吸,她的双手穿插她发间,不熟练地编着辫子,弯了腰带起了裙子,陵越看着丁隐露出来的腿又想到了粉红,啊,今天不知什么颜色…

“绑得难看了点”,丁隐歉意满满,“先凑合一下?等下坐单车后座这样不容易乱掉”,陵越来不及回答,卷毛少女揽着她出了门,然后被带去车棚,丁隐拍了拍后座,满眼邀请。

陵越挣扎不过2秒,掩着裙子侧坐了上去。

“我骑很稳的,你怕可以搂着我”;

“嗯”。

什么是美景呢,W中的学子们在这天放学伫足欣赏——载着校花和校霸的单车带着粉红氛围驰过。

丁隐的发尾飘到陵越脸旁,丁隐的腰肢纤细在她手中,丁隐讲着趣闻逗乐着,丁隐今天没去吃冰激凌,丁隐丁隐丁隐…陵越耳朵发热,无意识地收紧手。

而她完全没思考丁隐为何知道路线,也完全没看到丁隐脸上得意的笑,幸福感微妙地蔓延。

不过十分钟,丁隐硬生生骑得翻倍,“学姐你每天走累不累,要不要我天天送你?”;

“别闹”,陵越站好,萌生出揉搓卷毛的心思并付诸行动,“你快点回家啦”;

“听学姐的,那我走了,明天见阿越!”,缩略了敬称,为这小小的亲密窃喜,不等陵越说话丁隐就漂移出去,简直光速。

今天是薰衣草色啊,陵越转身进屋,撞到了门框。


评论(3)
热度(17)
  1. amberonpa蛋大 转载了此文字
    撞门框笑死哈哈哈哈想到尘尘撞门框那段了

© 蛋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