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大

能开车绝不走路

论不良少女与乖乖牌的兼容性 02

十六七的少女最可口

含苞待放❤


因为看到她靠近,才会手快砸准,丁隐在陵越躺平的间隙里自我总结,身体真是诚实的多啊,任凭常日如何耍帅,关键时刻还靠原始冲动这是真理。

保健室的值班老师不在,公主抱的瘾过得顺手,就差兜着陵越转圈。初夏午后还未有蝉鸣聒噪,窗口的风懒懒吹进来,大胆抚摸单人床铺上的天使,大胆的让丁隐嫉妒。

W中小魔王也有今天,这是丁隐之前万万没想到的,调戏男生与姑娘颇为顺手的她,也会心甘情愿拜裙下。此时此刻撑脸靠床边傻笑的痴态,完全落入门口红玉老师眼里。

轻轻带上门,是为人师表的理解与温柔。

陵越会晕,一半由于丁隐的发球力道,一半是因为失眠。

失眠是因为做梦,梦里只有一位主角。日有所思夜有所梦,陵越安慰自己,丝毫未察觉这有哪里不对,课业是她从来不用操心的事,即使分散了注意力,该信手拈来的依旧完美漂亮;她觉得自己大概是魔障了,为什么会如此关注那个学妹?纵是全年级第一,陵越同学也有解不开的谜题。

陵越睡了多久,丁隐就陪了多久,直到撑脸的痴汉扛不住,也睡趴在了床边。

悠悠转醒,身侧是个脑袋,其实蛮吓人的,陵越迟钝了几秒,想起被砸中前学妹跃起的矫健,结合手旁自然卷的发梢,推断出自己躺的应该是红玉阿姨的地盘,可是学妹依旧熟睡,惊扰好像不太好,陵越盯着学妹,又被自己的直勾勾面红,视线转了一圈还是落在未藏在臂弯里与发间的耳朵。

傍晚的日落为一切染上金光,被人守着很温暖,陵越发现了学妹有小小的耳洞,不是出格的嵌在软骨,乖乖缀在耳垂上,不仔细还以为是颗痣。

就像这人,已经是陵越心口的痣,两人皆未知。

一团浆糊,陵越脑子里,一团浆糊,她仔细斟酌呆会儿该如何开口,怎样才能不让气氛尴尬无趣,大概想得太大声,把睡着的人都吵醒,卷毛脑袋磨蹭着,平日里神采飞扬的脸上都是呆萌。

这对陵越简直会心一击。

竟然睡着,浪费可以独处的时间,丁隐恼自己,镇静一下发话;

“学姐,被砸得疼不疼,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

一脸关切的注视,陵越耳朵有点烫,“没事了的,昨天睡得不好,正好补眠”;

丁隐一下凑得更近,都快扑她怀里,“学姐,陵越学姐对吧,要怎么补偿你才好…”,认真思考的样子半真半假,“今天就由我送学姐回家好不好?”;

“没关系,我已经…”;

“越学姐你答应嘛~不然好惭愧的~”;

卖萌杀,陵越措手不及,点头代替言语。

学妹笑得开心蹦起来,“学姐我去你教室帮你收拾东西,你等我哦”,陵越被带着也露出笑意;

“学妹,怎么称呼?”;

“丁隐,我叫丁隐”。

学妹丁隐甜甜地回答,然后风一样冲出去保健室,心里烟花齐放,灿烂无比;

学姐陵越呆呆地重复,脑海里的身影终于署名,莫名其妙害羞,心跳不已。

 

当然,几家欢喜几家愁,芙蕖趴窗口忿忿,砸我越姐,丁隐你死定啦!

为什么趴窗口?

“不要打扰你越姐休息”;

“红玉阿姨~~~”;

“里面气氛太浪漫,不适合你”;

“QAQ!!”


——tbc——


评论(6)
热度(23)

© 蛋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