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大

能开车绝不走路

失恋?天【搬运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

Mike,喜欢年长男的小天使

刘新杰,正直boss四好青年

Day 1

Mike失恋了,又。

仔细说来其实不能算,告白交往都没有的暗恋,哪来的失去呢。这么多年,Mike始终逃脱不了恋上大龄对象的宿命,但说出口的表白都被婉言拒绝,“你还小啦,长大了再来谈感情吧”,这样的好人卡已经快和口袋里的塔罗牌一样多。

这次只有一点例外,他连说出口都没来得及。

毕业前打工的咖啡店,温柔儒雅的老板,还是学生仔的Mike计划月余才从常客变成兼职店员。面试时候紧张脸红说不溜儿话的少年已经成了店内吉祥物,老板先生看着在少女、姐姐们面前笑出白牙的灿烂Mike,完全不知那人的好心情是因为他,只当是真心喜欢这份工作。

Mike郁结地趴在桌上,今天份的工作已经完成,他有大把时间用来感伤。是前几天例行去咖啡店小坐时候知道的,店主先生情感有了归属,还与对象浪漫出游,看着墙上摆出的合影,摆在面前的特限甜点吃在嘴里都有点涩——那两个人并肩的背影,风景都不重要,交握的手就可以传达满满幸福。告别兼职生涯后,Mike但凡有空都会去咖啡厅, “Mike来啦,还是老规矩?”“嗯,谢谢老板”,然后会有短短谈话,店主亲手做的热可可与微笑倾听,是Mike一天最闪亮的时光。

然而就这样突如其来的被结束,不,想来也是有预兆的,Mike想起上一次见面,端给他的可可里加了好多棉花糖,连蛋糕都糖分过剩,收拾杯碟的时候,店长先生自顾自笑着说,Mike啊,喜欢这件事真是很奇妙,让人莫名多了许多勇气去做不敢想的事情。当时的Mike手一抖,勺子对着水流溅了自己一脸,在店主先生无奈转身找纸巾的时候Mike想,是不是自己也该胆大一点表白了。

结果还没打好草稿,他中意的先生就和别人恋爱了,一点点防备都没。那些藏着小心思与爱意的努力,都不重要了,或者是他从一开始便没有机会。Mike现在欣慰又难过,欣慰店主先生肯定很开心,难过自己什么时候也能这么开心。

还有半个钟下班,三天没去咖啡店看图找刺激,Mike瘫在座位上,还是觉得世界一片灰暗,等等,好像真的有点暗,抬头,部门上司盛主管正看着他,吓得Mike忘了反应,保持趴桌姿势大眼瞪小眼了30秒才笨拙站起。

刘氏企业分部,Mike所在公司,当时能录用顺利得Mike都有点不可思议,于是每天都尽职尽责努力工作。主管是不是要批评他,这几天确实不在状态,但是报表什么的都有用心做,主管从来都好和蔼的现在表情怎么这么复杂,有点恐怖啊…

“Mike…”;

“在!”;

“不是要说你,不用这么紧张”,看穿Mike的内心戏,虽然他这几天确实也恍恍惚惚,盛主管寻思也该找个时候跟他谈谈,不过眼下有更重要的,“这位是总公司派下来交流的人员,由你带着熟悉部门各项工作,也当是互相学习”。

Mike才发现盛主管身后站着的那人,带着点嫩的俊朗,西装外套拿在手里,衬衫修身笔挺,干净气质搭配深邃目光,简单又很难看穿的样子,这么年轻肯定特别优秀才会已经是总公司的人了吧。

那人伸出了手,嘴角上扬带动了眉眼,“我叫刘新杰,Mike是吗?”,低沉声线让Mike觉得像被捋了背脊,对方笑得生动,Mike也被感染着咧开嘴,握上那只手,“我是Mike,你在这边的时候我会好好带你,有什么问题都可以来找我的”,“一定,请多指教”,“不会啦,说不定是我要向你学比较多呢”。盛主管轻咳几声强调了存在感,初识的两人都看向了他,“面也见过了,明天起阿…新杰你就坐Mike旁边隔间,工作我会分配,你们好好相处,该做好的不许失误,我会盯着的”。

“没问题!主管!”,Mike觉得可以稍微丢掉一下下负面情绪,小小振奋一下;

“不会让您失望”,刘新杰说这话的时候看着Mike,刚才一副大受打击的样子,现在却精神起来,有趣。

“那就这样,散了吧,明天早上来了直接去我办公室”,盛主管撂完话就径直走人,刘新杰向Mike表示还有其他事要处理也先离开。解除了“主管警报”,同事们,特别是女同事,瞬间包围了Mike。“Mike!刚才那人好帅,我不管啊有机会你把他带我这儿来好好交流”,“Mike你别理Janet,同事一场她还想独占怎么的,要好好打听他个人消息…”,“Mike,艰巨任务交给你了啊,姐姐们的幸福你懂不懂”…

另一边办公室里,刘新杰坐沙发上翻着资料,盛主管实在看不下去,“阿杰,这么多人怎么偏选他?虽然是很认真工作没错…”;

“眼缘吧”;

“…(可拉倒吧)…”;

“盛叔叔,我可是认真来你这儿学习的”;

“…不许欺负Mike”;

“怎么会呢”。

看着阿杰迷之笑容,盛主管觉得未来大半年可能生活会有点精彩。

Day 2

感情没着落,生活还是要继续的。朝九晚五的日常依旧,只是不再流连咖啡店,就忽然好像多出时间,回到公寓放空消磨,情绪都快被磨光。这是失恋初期固有表现,Mike深有体会——什么都不想干,干什么都没劲,没劲全方位渗透的死循环,情感可察觉地从心底抽离,无计可施只能随它去。

缓一缓就好,睡前和醒来时Mike都这样安慰自己,爬起来穿衣,衣橱门的镜子映出表情呆滞的脸和炸起来的头发,颓废完全笼罩以往的元气青年,系好衬衫和裤,洗漱,尽力整理好发型,仍有一撮发尾调皮翘起,放弃;挎好包穿好鞋,才看到沙发上的外套忘拿,提脚踩上白地毯,才想起穿了鞋,沾了尘的脚印明显得不行。真是一事不顺事事不顺,甩开鞋把自己扔到沙发上,慢腾腾地钻进外套里,Mike突然没来由地生气,扣紧衣服的力道都大几分,瞟到茶几上的摞好的塔罗牌,忍不住弄乱泄愤,一张牌散到手边,拾起,the lovers图案让Mike重重叹气,自己真是好幼稚哦,他别过头看着墙,被攥着的牌因为用力有些发皱。

啊,一早抽到这张,是不是恋爱运有救;

一定是的!不能再死气沉沉啦;

可是才失恋好讽刺哦;

放任心里小人打了会儿,Mike最终得出可能有好事发生的结论;

该结论没维持太久,因为墙上的钟告诉Mike快要迟到的事实。

飞速冲下楼还算好运叫到计程车,早饭看来没着落,等下得咖啡撑,阿…咖啡,那家店里的甜点最配咖啡了,此时此刻还能联想至此,Mike突然感悟人生应该勇敢面对不逃避,也许他该继续维持去咖啡店小坐的习惯,见不见得到店长都好,调整心情,默默祝福,用心喜欢过没法说出的暗恋,也要认真划上句号。

计划好下班就去,拿稳了主意莫名轻松了好多,Mike钦佩着自己,傻笑着下车,傻笑着进楼,傻笑着上电梯,精准地撞了一人满怀时才回神,踩点时分的电梯里就Mike和那被撞的倒霉鬼,小小空间内漫起发咖啡香。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诶,你是昨天的…刘新杰对不对?”,不是谁都能一大早就毁了别人衣服和热饮,更何况还是交流同事,Mike手忙脚乱翻包找纸巾,擦过对方衣服,留下纸屑痕迹,惨不忍睹。“真的不好意思,你要不然脱下来我马上送去干洗好不好?怨我不小心啦都不看人就…”,“没事”,打断Mike絮絮叨叨,刘新杰心里玩味不已但还是保持了镇定,“衣服小事,没关系的,你看你身上也有溅到”,刘新杰抽了张,折了下,手伸向Mike脸颊,轻柔点上液体所在地,顺着痕迹蹭到脖颈,受到衣领阻隔才停止,纸巾吸水薄透,手指的温度似有似无地传到皮肤,Mike觉得像被灼了一下,还来不及躲开,对方已收回手,自然得不行却让Mike心跳漏了拍,说话都不再利索。

“我…嗯…我有备用衬衫在抽屉的,你不嫌弃的话,要不要换?”,会不会被拒绝啊,拒绝了真的找不出话了,“好”,刘新杰答应得干脆,“先去拜托清洁人员来打扫,然后麻烦你借我衬衫”,Mike觉得交流同事先生,笑得有点太好看。然后他才注意到地上纸杯上那家店的logo,怪不得味道这么熟悉。刘新杰看手捏纸巾盯地愣神的Mike,别过头捂心口,他想起他们初次见面,场景如此相似,不过那时Mike的眼里有别人,现在那双眸子里的人影淡了些,机会得好好把握。

好一会儿才听到Mike叹气,刘新杰没多问,顺从跟着Mike到办公区,同事们一脸深奥表情在两人间来回,均被刘新杰礼貌微笑敌回去,Mike丝毫没注意,专心递给他衫,推着他去洗手间换。隔间外,Mike靠着门,听着隔间内衣料窸窣,思维飘到下班计划,刘新杰也是那家店的常客吧,纸杯都是老客人才有的花纹,这还是Mike的提议,店主先生欣然同意的项目。

“刘新杰,下班你有没有空?”,Mike说出口才想洗手间实在不是什么好的发问地点…隔间里一时无声,Mike窘得想按删除键。

“你是在约我吗?”,玩笑的回答,仔细声线听其实有点抖;

“不是那个约,是…你看我弄脏你衣服嘛,请你吃甜点补过好不好?”,“好”。言简意赅又有力,Mike万万没想到第一次约人成功是如此画面,心情有点复杂,雀跃但又怕对方不好处,道歉的初衷都忘记。

“你换好了么,还不出来哦,要开工了啦”;

“你抵着门了”;

“不好意思!”。

接下来的工作时间,两人都有点忐忑。Mike忐忑等会儿去了就算自己能淡定没话聊怎办,刘新杰忐忑这衣服穿了能不能不还作纪念,会不会被当变态。

气氛一时非常微妙。

终于熬到下班点,刘新杰准时收拾好站起,无视了众人,特别是盛主管“你干了什么给我解释”的目光中,拉着Mike离开。

Mike被塞上车还蒙着,听到刘新杰向司机报出咖啡店地址瞪圆了眼睛,“我看你瞅了纸杯好久,想着应该是去这家”,说完两人一路无话,所幸不远,下车时刘新杰还绅士地替Mike开门,Mike脸红地迅速窜进店里,留下刘新杰呆笑。

店主先生依旧没有回来,下班点客人不多,店员们围过来聊天,Mike不必说,不出所料地也认刘新杰熟脸,大家挪揄Mike是不是店主不在就不来看他们,让Mike简直想一头撞死,哀嚎为何全世界都知他中意,还好刘新杰分散了火力,他侃侃把话题绕得遥远,Mike终于在围攻中得救,迅猛地解决面前草莓蛋糕。

奶油沾到Mike嘴边,刘新杰熟练动手擦去,Mike本人毫无意识这过分亲密,乖巧接受再战食物。

店员们瞬间识相散去。

饱腹了的Mike放松了很多,在熟悉的环境里,才结识的刘新杰也不那么陌生,他从公司八卦讲到自己糗事,讲到在咖啡店打工的有趣,刘新杰就坐着静静听,带着笑时而附和,提到曾来这座城市呆过一段时日,就是那时知道的这里,Mike大呼那时候自己正做店员怎么不认识他,刘新杰搅动了起冷掉的咖啡,淡淡地说,时间太久,可能忘了吧。

你那时候只看着他,不会在意吧,刘新杰想。 

两人聊到快歇店,意外发现了许多共同兴趣,有了个很棒的朋友,Mike很开心,多了解Mike一点,刘新杰也很开心。看Mike的面子,刘新杰也被送了甜点打包,大概Mike对点心的目光太热烈,刘新杰全数塞给了他便去路边拦车。

Mike觉得自己彻底是被照顾的一方,这认知让他有些懊恼但并无排斥,刘新杰真是温柔绅士,虽然比自己年纪小,但稳重得多,坐上车才反应过来还未说再见,已经开出一段距离,只看得到刘新杰挥手。

还好刚才交换了电话,Mike编起了简讯。

“今天谢谢你,本来是我赔礼道歉最后变成你听我讲一晚,明天见,刘新杰”;

“多见外,叫我阿杰就好”;

“好的,阿杰,明天见:)”。

握着手机的两人,车里和路边,都是一样的愉快心情。

Day 3

阿杰醒来时还握着手机,屏幕上是和Mike的简讯界面,被表情符号带着傻笑,坐在餐桌上时收到盛先生鄙视的白眼和崔先生八卦的挑眉。

没错,暂时借住父亲友人家,是上司又是长辈的盛主管,还有他的恋人崔巡警。除了每天被秀恩爱闪瞎眼,其他都还好,啧,是时候找地方住了,毕竟影响长辈亲密生活是不道德的。

“你小子知道你说出声了吗…”,盛先生玩起了餐刀,没表情的脸有点狰狞。

“你多大人了还跟小辈较劲”,崔先生毫不介意,眼神充满探究,“小杰杰,是不是有对象了?讲来听听嘛,是不是你之前超喜欢的那个?”,盛先生扶额,联想到他对Mike的死磕,“Mike?”。

“是”,阿杰答得干脆,听到这个名字都可以乐出来,无可救药。拿起炼乳在盘里比划,看对面夫夫一个想问一个用塞食物阻止,默默决定把计划提上日程。

“我会尽快搬出去,会照顾好自己不用担心,上班点,我出门了,叔叔们”,礼貌点头致意完毕,阿杰回客房拎出昨晚收拾好的行李,径直走去玄关。

“他竟然在吐司上画爱心,太恐怖了”,盛先生不敢相信记忆里的小大人能够这么粉红,现在他更担心Mike了,绝对会被吃得骨头都不剩。

“哎呀谁恋爱时不这样,你当年还…唔…大清早的你…”;

“盛叔叔真是好情趣”,啊,草莓味的炼乳啊,跟Mike也好搭。

“喂!阿杰!你拿着东西不是今天就走吧?!”;

阿杰挥手关门没答话,盛先生思考等下去公司得谈一谈,回头看自家恋人刚被吻得乱糟糟的样子,谈一谈可以缓缓,吃早餐比较重要。

到公司,阿杰的小天使已经在座位,说是来交流,其实业务流程阿杰都熟得不能再熟,你不得不承认,这种可以在喜欢的人身边的幸福感,工作询问、闲聊、玩笑,阿杰抓住每个机会与Mike亲近,Mike全都热情回馈,这还不够,阿杰看着Mike张合的嘴,这吻起来是什么味道呢,像甜点香软么,鬼使神差靠得更紧,Mike停下话,被阿杰眼神盯得莫名紧张,身体都僵硬。该死,一不小心就这样,阿杰抬手捋了Mike不服帖的发尾,“又翘起来了哦,头发”,Mike才知是自己想多,赶忙整理,两人的手擦过对方的,心里都乱了阵脚,错开视线镇静。

Mike不习惯这样的冷场,想起早上看到他是拖着行李箱来上班,主动问起了原由。阿杰暗爽30s,表情进入影帝模式,叹气,讲自己酒店住不起公司不给解决落脚地也没找到,诉苦模式全开,同时不忘观察小天使表情。Mike觉得阿杰好惨,人生地不熟的来,公司好没人性,不如让他来家里?冒出来的想法先把自己震惊,好像还没那么熟哦…太唐突吧,诶可是他好惨…阿杰瞅到Mike一脸纠结,语气更涩,“Mike,我刚来这里,只认识你一个朋友…”。

“你要是不介意,要不要先来我家呆一阵?”,Mike恳切又不好意思,“地方不大啦,你要是方便的话,可以等到找好房子再搬走”。为藏好自己计划通的脸,阿杰上前熊抱住Mike,“好兄弟,那就不客气地叨扰了”,Mike惊讶于自己对与阿杰肢体接触完全没有排斥,不知道该怎么动作,只得拍拍阿杰的背也咧嘴笑起来。

在休息室门外听了半天墙角的盛主管透过门看到抱在一起的下属&老友儿子,只有两个想法:1.阿杰果然勇猛,大干快赶,步伐紧凑,祝福你们;2.今晚可以二人世界了~

“你们看,主管站那儿笑得好深奥哦”。

下班归家,阿杰跟着Mike回了家,心里激动得翻跟斗,不到3天就已经被带着回家,太棒,他知道Mike正失着恋,但正主不说破他也不点开,利用同情是不太对,但是只要最后你爱的是我,那就没关系了吧,阿杰顺利说服自己,今天起,要当一个好房客。

“我家有点乱哦”,进门后Mike不好意思地临场收拾,阿杰毫不介意,“以后我帮你”,“哈哈好好,我一个人惯了就喜欢乱放东西”,“有我呢,没事”,Mike本想让阿杰与他共挤卧房,阿杰坚持睡沙发,回房间拿毯子之类东西,Mike刚转身就被阿杰拎住领子,“衬衫正好还你,收起来吧”,Mike接过叠的平整的衫进了卧室。

抱着衣服打开衣柜,Mike闻到布料上还有与阿杰一致的气味,他下意识地贴近衣领嗅着,干净澄澈不浓郁的木质香,像阿杰,安静不张扬的挺拔树木。满脑子都是阿杰的脸,Mike使劲摇头,他感觉到熟悉的情绪滋生,不可以不可以,他不是我的菜呀,才认识三天啊!更何况…他要是知道我喜欢男人,会不愿跟我做朋友吧,Mike演了好几场内心戏,阿杰看他还不出来,站在门口就看到呆在柜前的Mike,好笑地上前拍上他肩膀,吓得Mike蹦起。

“你想什么呢?”;

“没…没什么”,好像做坏事被发现,Mike脸红起来,“我们…我们先吃饭吧!”,说完逃去厨房。

我们,这个词让阿杰倍感温馨。

 

说到吃饭,盛先生家里也是非常温馨的场景。

久违的单独相处,一个眼神就能点燃,崔先生刚进屋就被按在门上,迎接他的是爱人蛮横的深吻,即使未开灯,口鼻间满是熟悉气息,侵略的舌头占据他的嘴,缠着他的不放,T-恤顺利被推起,他顺从抬手,上身被剥得精光。

“怎么这么急…”;

“3天了”,盛先生扔开T-恤,又急切吻上去。

“唔,你吃饭了没,先填肚子”;

“吃你,再喂你好不好”;





“不如再来,反正阿杰不在”,盛崖余目光灼灼,看得崔略商也热起来,的确夜长,不能辜负。

远在Mike沙发上窝着的阿杰,适时地打了个喷嚏。

Day 4

沙发并不宽敞,勉强一人卧,翻个身就得拥抱地板,阿杰这一夜,在被毯环绕中安然度过。

隔着墙壁是他拼命想要靠近的人,这几块砖的距离,努力3年全因偶尔逗留的几面,有时候想想,阿杰自己都笑这莫名但执着的坚持。Mike完全不记得他,阿杰每天不忘复习循环:雨天,狼狈湿身,躲雨的邀请,毛巾,热巧克力,练手的三明治,歪头和酒窝,从未有过的感觉,不信一见钟情,结果正中红心。Mike的笑容太暖心,少年阿杰捧着马克杯欢喜如同获奖,谢谢父亲出差带他围观,谢谢大雨,谢谢好运。

向来早起,阿杰整理了下自己,事实证明这十分必要,空气里传来的香味显示早餐有着落,阿杰倚在门边,系着围裙专注煎锅里培根的Mike让他感觉幸福满溢,捣鼓了阵终于完成了什么,Mike才发现阿杰伫在门口。

“阿杰你也起好早!”,在围裙上蹭了蹭手,Mike献宝一样端着盘子出来,经过阿杰时用手肘撞了撞示意他去餐桌做好,看到食物内容,阿杰一下恍惚回到那个雨天,爱心三明治,他记得Mike是这么取名,丰富食材,量超足的生菜鸡蛋培根,吐司片都快压不下,Mike又端来热牛奶,一脸期待地看着阿杰。

“你做给过别人吃么”,Mike没想到他问这个,茫然摇头,“本来是特地学的啦,不过后来…我在打工的店里练过次手,后来被批卖相不合格就没推广只能自己吃啦,你很好运哦,我的独家爱心三明治”。说完才意识自己讲了爱心,Mike扯掉围裙假装镇定,怎么这几天自己变得好奇怪,赶紧塞满嘴三明治冷静。

阿杰绷着平静脸,内心复杂,真的是被完完全全忘记,不过也很好,各种意义上的第一次(虽然是食物)他都得到,心满意足。认真下口,好好咀嚼,言情小说里恶俗的初恋味道大概就是这样,他装作不经意的瞟Mike,鼓鼓的脸颊像仓鼠,终于忍不住笑出声。好像,有点,帅,Mike努力用食物堵嘴停止跑偏的思绪,晨光勾勒阿杰轮廓,从发丝到眉眼,鼻梁往下扬起的嘴角,感染力太强,他也跟着笑。

一日之计在于晨,没有比这更好的开始。

直到坐在办公桌前,阿杰和Mike都处于莫名愉悦的情绪里,倒回到早餐时间后,推来推去要洗碗最后达成一致,两个人挤在厨房,水池边默契传递盘子,手不经意相触,迅速分开,齐齐红了耳朵。这种奇妙的氛围让所有人都保持距离不去打扰,当然,不包括盛主管。

盛主管简直看不下去这磨叽的恋爱模式,他打赌这两还在小纯洁阶段越不过坎,年轻人不该更冲动更激情吗?作为一个长辈和上司他决定要好好帮把手,绝对不是因为崔略商和他打赌多久能成,赢者回报颇丰。

清了清嗓,走到办公区中央,盛主管拍了拍手引起各位注意。“各位,虽然迟了几天,托刘新杰同志的福今晚部门全员开个欢迎会,为玩得尽兴,趁没下班,好好工作”。一片欢呼,Mike也鼓掌叫好,阿杰若有所思,提示音响:

“创造机会了啊,好好把握”;

“我的事别插手”;

“账单算你的,少总”;

“…拉拉好领子吧,崔叔叔也太用力”。

小兔崽子还挺倔啊,还来嘲我…盛主管飞过去眼刀,啊,昨晚是比较狂野了一点,得和略商谈谈翻番赌注的事情。

都要玩了谁有心思工作,内部通讯软件上已开始热烈讨论活动流程,是欢迎主角的阿杰则处于神游状态,是好好利用更进一步呢,还是原地不动呢,旁边的Mike兴致勃勃与他讲好久未集体活动之类之类,太快行动,一定会吓到他吧,愁人。欲望是越滚越大的雪球,一旦靠近了只会想更近,拼了这么久现在怂,也许借机放松一下也不错。

Day 5

像每一个集体聚会,长桌上食物散发香味与热气,热络的相互交流借机牢固小团体,三三两两地非常热闹。Mike深受女性同事喜爱,稍微被调戏就会害羞得没边,男同事们也一样,乐于看Mike手足无措的样子。

恶趣味,一群恶趣味,欢迎会主角不满地在心里表达,表情上也显露得差不多,主观上讲,阿杰不太爱这类社交,客观上讲,大家也是真的把他忘到二里地。还说来放松,现在可好,更烦躁,处于孤立状态的除了他,还有盛崖余,聚会定理:拍不了领导马屁,就放置。显然习惯这境况,盛主管淡定喝酒吃肉,桌下踢了脚阿杰。

“行不行,还不出手?”;

“我住他家了”;

“所以?没进展就是没进展”;

“你又是怎么追到崔叔叔?”;

“机密,等你成功了也许能互相分享一下,现在,好好去使劲儿”。

饮了口酒,啤酒阿杰从来不爱,那边被围着的Mike也略同步地被罚杯,灌了一杯已经醺醺的Mike已开始摇晃,在哄笑中又闷了一大口,露出不止八颗牙的傻笑。阿杰心中警铃大作,这显然节奏已经不在他掌握中,他挤进了人堆里,俯身在Mike耳边低语,“还清醒么?”,眩晕感占满大脑,Mike不知道醇厚这个词用来形容声音是不是合适,要不是周围有人,他都要软到地上,酒精作用放大感官功能,Mike歪头,角度正好到喉结,他想象空气与声带作用,创造出奇妙酥麻的声音冲击神经,他想象喉结上下移动送出语句,配上认真眼神,肯定性感。

阿杰看着茫了的Mike,思考这大概就是所谓时机,时不我待,扶着醉鬼把身体依在他身上,阿杰架起人就火速撤离,使眼色给盛崖余让他搞定其他。

盛崖余举杯,口型加油,祝顺利。

一路Mike异常乖巧,酒品奇佳,刚才在餐厅还手舞足蹈,现下只定定盯着阿杰傻笑,要知道被喜欢的人注视从某种角度讲十分煎熬。心情复杂,阿杰知道自己有明确目标——与Mike相爱,可他摸不清Mike的想法,短短几天的相处,能否触动他呢?这时间太短,越近越心急。

Mike怎么想呢?Mike在想阿杰。从下午到晚上,兴致寥寥若有所思的阿杰一直是他关注中心,还没跟阿杰一起出去玩过呢,才认识却很想亲近,Mike不太清楚这感觉,也没人点破提醒。喝酒真的不是强项,但多亏这,今晚剩余的都是独处时光,Mike贪心地瞅着阿杰,丝毫无陷入迷恋的自觉性,酒精怂恿,他大胆地挽住阿杰的手臂,八爪鱼一样缠好,满足又得意。

这样亲密是他以前臆想里的常有桥段,阿杰抱着Mike进门时想。

这样的夜晚也特别适合发生些什么,Mike沾着床仍不愿撒手,闭着眼大概睡着,手还框住阿杰像树袋熊热爱桉树。有点骚动,但对这么可爱的小动物,患得患失占了上风,阿杰压下去翻腾欲望,这样也不赖。

好容易把Mike从自己身上扒拉下来,阿杰拿热毛巾给他擦拭时也认真吃了几把豆腐,痴汉脸放在阿杰身上大概没人会信,即便Mike毫无形象地打嗝,此时都最美。拇指抚过那嘴唇,阿杰没忍住亲吻冲动,托着Mike后脑,闭着眼纯洁地贴上去。

这种情况该忍吗?

忍个P。


Mike真的就清醒了:天啊,刚才不是梦,自己跟阿杰亲亲了还一起…收紧手,听到一声闷哼,等一下自己还握着阿杰的…火速放开,Mike抓起枕头遮住脸,啊啊啊怎么会这样啊!

收获丰富,但是命根子被狠捏,也是会痛的。阿杰捂住下体,略难受地跪坐着,意识到自己太大力,Mike惭愧地挪近了些,“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可是我…我怎么会拿着你那里,我是不是失态做了不该做的?”。

啧,这怎么看都是我做了坏事啊Mike,对着那张关心的脸阿杰略失神,“嗯,你一直抱着我说喜欢,还上下其手推我到床上,接下来的你也知道了”。不是吧不会把不可能,Mike一片混乱,自己说了喜欢,我喜欢阿杰吗?他想起来认识阿杰后匆匆消失的失恋情绪,还有被阿杰占据的注意力,真的好像是,Mike有点脸红,马上又不安起来,阿杰…会喜欢男生吗?他会不会讨厌自己?Mike别过头打算习惯性逃避,“才不是!我只是喝醉了!我喜欢成熟的男人!你…你比我还小!我不喜欢你!”,Mike极力辩解,结果完全出卖自己还不自知。

“哦?所以你喜欢男人?有中意的么?”,语气淡定,心里没底,阿杰决定豁出去,“某些方面我已经很成熟了,Mike,熟到可以教你很多事”,阿杰上前把Mike逼得靠着床背,突然爆发的占有欲在计划之外,循序渐进的原则被推到一边,爱情真的没什么逻辑可言。

第一次被这样强势得掌控,即使没有恋爱经历,Mike也看得懂阿杰满眼的渴望,不容拒绝,令人想逃,可他动不了身,甚至期待。







卧室一片狼藉,只能睡沙发,阿杰给Mike和自己稍作清理便抱着他躺下。

“阿杰…明天上班…”;

“请假了”;

“诶?”;

“没事,这我能做主,睡吧”;

“嗯…”,毫无怀疑,Mike也真的没精力多想,在阿杰怀里一切美好,他模糊想起那张掉落的the Lovers还有以前迷恋的店长先生,这些都不再重要,他的最爱,已在身边。

插曲:

崔略商被拿着手机笑得深意的爱人搞得莫名其妙,看个短信看成这样真的好吗,想去抢手机看看内容,结果整个人被扯到盛崖余怀里。

“看什么呢你?”;

“还记得我们打得赌么,你输了哦”;

“阿杰不错啊这,不行我得去问问细节,感觉肯定劲爆”;

“好说,这个我来打听,在此之前,某人别忘了输家该…”;

“愿赌服输,说,你要让我干什么?”;

“不用你干什么,我来干你”,崔先生猜的八九不离十,老夫老妻的默契。

 

大感谢:阿杰深情告白由“表白哪家强”吱哥友情提供。


评论
热度(14)

© 蛋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