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大

能开车绝不走路

花乱 1.0

答应 @阿吱吱 的百合版,逸尘性转

剧情…惠尘大法好就是剧情…

不喜请点叉【鞠躬

小雅惠子 x 安逸尘


    这朵花只能由我采撷,旁人休想染指

    安逸尘或是文世倾,身份如何都不重要

    在我身边就好

 

      惠子看着她的睡颜,幸福而满足。

      被迷晕的安逸尘安静地卧在榻上,惠子也趴到她旁边,距离近到分享呼吸。逸尘,或者,世倾,这倾倒众生般的人儿可算是脱离了那些可恶的自私者,完全属于自己。弄散逸尘发髻,青丝散在手,真是连发都精致,惠子拥起未醒的逸尘,挑起怀里人下巴着迷虔诚地吻起那唇,淡若樱色,味如品酒,甘愿醉一辈子,那贝齿嫩舌初起还在排斥,被搅弄带着也迎合纠缠,手顺着下颌线划到脖颈,盘扣系起的衣领阻碍进一步动作,惠子停止亲吻,又不舍放过,像得了甜的孩童不对糖果松口,逸尘嘴边漏下的涎液都舔吸干净。

       药量下得足,这种程度显然不够唤醒睡美人,正合惠子意,毕竟这回去日本的海航时间还长,早早醒来或许会生出别的枝节。刚才的湿吻实在令人回味,惠子想起逸尘留学时的青涩样子——昏迷几天睁眼后看到的女子,穿着简洁洋装,认真讲着香精疗法,用心医治自己,明明都是女子,还在推拿时害羞,眼神飘忽到结束红着脸慌张出去都撞了门框,实在可爱。氏族小姐们里未有这样天真的,多少都心机,尘儿这样简单的如此难得,一心扑在学业不问他事,照顾了她不少,惠子也乐于此,毕竟那明媚得眼睛都会笑实在美景。相伴的亲密容易忘形,可惜当时自己太冲动,樱花树下的索吻心愿着实吓到她,不过于惠子而言也是真心与冒险,闭上眼再睁开,尘儿脸上有了忧色,她说着不值得说着要找寻记忆里的香味,甚至第二天不告而别。

       惠子在人群里目送船开,不甘失落怨恨,剩下最多的还是惦念。再见面已是三年后,利用与被利用,被魔王岭的纠葛纷扰卷入,比起失了父亲,眼看尘儿被如此伤害更让惠子痛心,什么三家敌对什么香谱争夺,这对惠子没有任何意义,所以才有现在,抱紧逸尘,她在乎的全然在手,什么手段不重要,远离是非之地,到了日本,就可以把尘儿好好护起来。惠子十分肯定在逸尘心里定有她一席之地,即使没有……解开盘扣,松了外裙里衣,惠子埋头在她肩窝嗅着,淡淡的花香而非脂粉味道,蹭开衣料贴着心口,略缓的跳动透过血肉传递,惠子摸上逸尘胸口,她有大把时间住进这里。

       看着愈发欢喜,惠子觉得放肆一把也未尝不可,解开自己衣裙最大面积地与逸尘肌肤相抵,一室春光温度都缓缓上升,她又重回嘴唇攻城掠地,逸尘头枕着惠子手臂,被吻的呼吸都紧促不再沉稳,惠子想起她们的小亲昵,调皮地用鼻尖蹭着逸尘的鼻尖,嘴上也不松懈地咬扯着她的唇,逸尘的眼睑微动,惠子想起是自己惯用的香消了迷药效力,怪自己疏忽,或也不错,把尘儿这样弄乱到醒来…



   “尘儿…”,惠子贴着她的脸,不再折磨紧缩的花穴抽手出来,血丝混着透明爱液顺着手指流下,滴落在浅色褥上像鲜艳的花。逸尘仍是无力仰躺,醒转前的记忆有些断片——魔王的身份终于水落石出,宁家老爷行不端的恶性也揭露,自己正要寻义父商量接下来的打算…怎么转眼就已经和惠子在这不知名地方做着如此脸红心跳的事情,逸尘抓着惠子的肩膀挣扎起身,她以为身体上的快感都是着了如年少时的湿梦,人物对象都一样,下体的钝痛如棒呵般提醒着逸尘这都是事实。跌在惠子怀里,失了平衡而握住的手上略带黏腻,逸尘定定地看着蹭到的红,那是自己的处子血。她原以为自己一直苦苦追寻的是记忆里的甜香,却未发觉早已沉溺在惠子的无限包容与热烈里,她想过也许没有家恨,真的会留在这大小姐身边…总是事与愿违的,为了报仇不惜利用惠子的爱意,现在这样都是惩罚吗?

    “惠子…这是哪里…我们怎么…”,逸尘有太多疑问,倒是忽略了两人近乎赤裸的腻在一起甚至已更亲近,惠子拢了拢衣裙,从袖里拿了备好的催眠香散在塌旁,“逸尘,你信不信我?”,“嗯…当然”,“魔王岭的事情,你父亲都会处理好的,他准许我带你回日本,以后那些事情都与我们无关”,“可是我爹他…不行,我不能就这么走掉…唔…”,惠子吻上逸尘堵下了剩下的话语,“逸尘…尘儿,你不想跟我一起么,忘掉难过与痛苦,只要记得快乐就好,记得刚才的舒服么,我们继续好不好?”,配合催眠香料引导着,逸尘的眼神又从清明变得迷茫,快乐,舒服,不,还有些痛,逸尘无助地蜷进惠子怀里,听她的,都听她的,逸尘满眼只有惠子。这就对了,惠子极为满意,虽然是借了催眠…只要让尘儿离不开自己就好。



---------tbc---------




评论(18)
热度(56)

© 蛋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