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大

能开车绝不走路

Lucky strike 01

烂俗梗依旧

每次听到骚当的黄暴小歌曲都思♂绪♂万♂千呢

her/him自动切换

去不了趴但小公主我爱你一万年QWQ


You're such a motivator, I gotta get you where 

So sick of saying yes sir,yes sir

You're such an instigator,you wanna play the game

Take it or leave it, that'sher, that's her

 

       马天宇今儿,心情是真的不明媚,有这样的盆友们吗,一起来酒吧说好给他一洗失恋阴影,结果都自顾自地纵情把妹、被把不亦乐乎,只剩自己在干着一桌酒,真的不能好好玩耍了。

       想想自己不美好的分手场面,小马同志趁叹气前吹了面前的酒,放眼望去酒吧里各路男女,都是使出浑身解数散发“来一发”暗示的节奏,再看看义正言辞要拉他前来散心目前正搂着美女厮磨调笑的发小,只是在间隙同情地看着自己,那感觉真的好心塞。

       不行,既然来了就要尽兴,酒杯里的液体轻晃,和着忽闪灯光映出马天宇破罐破摔的脸,然后是嘴唇,最终消弭在齿间,或许是酒精摄入量正好,或许是心情没了限制,或许是一秒释怀,一直喝闷酒的失恋男子不再面无表情地绷着脸,换上完美捕猎笑容融入这夜声色。

       扫了一圈,心里自动开始打分测评,不出来夜生活已久,但基本手段还是不能丢,最终锁定了吧台的一抹身影,神态、长相、难度系数都相当,马天宇稍作整理,信心满满地越过人群向其走去。

       所以说今儿,真的,不适合,出行。

       马天宇看着一身已酒味弥漫的着装想。

       就在他酷炫至极地要去把妹的时候,就在他路过一卡座完全没心理准备的时候,活生生被窜起来的一人洒了一身酒。再来看看始作俑者,完全没意识到自己捅得娄子,嘈杂的音乐下只能搭配那手舞足蹈的身形和纠结的港普,“我真的不能喝酒啦,喝完以后会很失态的”。想到今儿已经这么不爽还被泼,马天宇刚要爆发,手舞足蹈的小盆友终于在自己伙伴的提醒下转过身,才发现自己刚手抖挥开的酒,全在路过青年身上了,瞬间慌神地从桌上拿了纸巾,不多想地凑上去擦起来。

     “对不住啊,我不是故意的,刚才我给他们说我不能喝嘛,都急的跳起来,我喝醉超失态的,你没事吧……”

       絮絮叨叨的港普青年说了什么马天宇真的没注意,那么暗的环境里,只能看到对方小动物般闪着星星的眼,还有张合着的,饱满水润的唇。

       捂了捂心口,马天宇觉得自己好像,狗血地一见钟情了。

And I can't wait anotherminute

I can't take the look she'sgiving

Your body rocking, keep me upall night

One in a million

My lucky strike

       连纳闷自己为何突然弯了的时间也没留,马天宇已经在思考怎么攻略,小动物还在毫无章法地擦着早已挥发的酒迹,笨拙地道歉,马天宇果断拉住了他的手,用上最无害的笑容。

    “你洒了我一身,怎么说”

      小动物捉急地红了眼睛,“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赔你衣服好不好,去找干洗店给你弄干净”

    “啧,这么晚了你去哪儿找,我这样可玩不尽兴了哟”

    “辣怎办,我请你喝酒要不要,但是我不能喝哦,我喝了会……”

    “那你就赔我今晚”

    “陪你?!我是男生的,我不喜欢男生的!!!”

    “你想太多,陪我聊天咯,乐意的话,也可以去跳个舞或者当我的僚机啊”

    “哦则个意思啊,我多想了哈哈哈哈哈哈,我们去跳舞可以啊,我跳舞很棒哦……”

       小动物完全没发现马天宇“计划通”的笑,以及同伴“终于成功推销”的眼神和鼓劲,跟自己的发小比起来这群简直是小天使啊,马天宇挽住小动物进舞池前,向小天使们发送了会心一笑。

    “我叫马天宇,你呢”

       过响的音乐使得小动物不得不凑得很近才能挺清楚发问,和周围厚重的香水不同,清新干净的味道淡淡散过来,绕得马天宇喉咙发紧。

    “我是陈伟霆,盆友们都叫我William啦”

    “William…,就叫你William了,刚才你说自己很会跳舞?”

    “嗯嗯~~我很小就开始学啦”

    “那跳一个不介意吧,跟着音乐即兴就好,算是赔礼了”

      William点点头,萌得马天宇肾疼肝颤。

Hey, you're taking all mypain away

You're shaking like anearthquake

       等William跟着音乐放开跳的时候,马天宇简直要去给DJ点一百个赞。

       跳起来和静下来根本就是两个人,没有拘谨害羞,全身都是诱惑——光透过眼睫洒下的阴影,下颌完美的弧度,发丝沾染着汗水甩开,泛着汗亮晶晶的皮肤,因动作尽显的锁骨,呼吸、动作带动的肌肉,简单的T恤贴紧线条的完美肢体,摇摇欲坠却又只隐隐露出内衣边角不泄露更多的低腰裤,被裤紧裹着的长腿,开口处露出的膝盖,挽起裤脚露出的脚踝,举手投足,全是荷尔蒙。聚集在William身上的视线渐渐多起来,色欲的、贪婪的恨不得从上到下舔舐,就连马天宇也是,他想顺着那扭动的腰线探下去,揉捏那丰满的臀瓣,分开细长不失肌肉的双腿,会不会看到更好的风景?还没咽下去口水,只看见William转身凑过来,背对着他,开始,抖臀。

       马天宇的世界此时只剩下William的臀部,以及自己断线的大脑。视线胶着的高频率运动的紧俏臀部,马天宇不再多想,一手把William揽了过来,握着他的胯,将他按到自己身上,隔着布料的摩擦星星之火燎起了原,感受到臀间的灼热硬挺的William想要逃开,却被制住动弹不得,在腰上游走的手彻底卸了他的力气,瞬间软软地靠在马天宇怀里。

      再见了,理智;再见了,分寸。

      马天宇在把William拉去未知目的地前,象征性地跟自己的原则告别了下。

Stuck in an elevator, shetake me to the sky

And I don't wanna go down, godown

She said i'll feel you later,go ahead and fantasize

She make me want her rightnow right now

And I can't wait anotherminute

I can't take the look she'sgiving

       William被马天宇拽着走,刚才的肢体接触似乎预示了接下来自己的处境会很咸湿,这不是第一次来夜店,也不是第一次被人感兴趣,可马天宇的目光和强势竟让他无法抗拒,在洒马天宇一身前他早已注意到那喝了大半场闷酒的男子,写在脸上明显的落寞让他揪心,结果与伙伴们游戏都没太上心频频出错,狗血湿身事件发现后发现是他,William心里真真儿雀跃了一下下,连被洒到狼狈都那么好看,扯起嘴角笑起来更好看,真没天理;之后的被调戏被怂恿热舞被牢牢掌控被自己和对方的欲望灼烧,William闷闷地想,明明没喝酒,为什么脑子一团浆糊,晕得只想握住马天宇的手,其他的都不想在乎。


                   ——————坑起来自己都怕的tbc—————

评论(7)
热度(47)
  1. 第一明君蛋大 转载了此文字

© 蛋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