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大

能开车绝不走路

既定 01

终有一天我们会遇到,就像行星有既定轨道,跋涉千里哪怕只相遇一秒

 

回想起来那一天也是这样的光景,小雨绸缪,空气如洗,一转身觅到的老茶楼竟能带他遇到他,他坚信这定是命定的缘分,他知道他们的故事定会续写。屠苏记不得这是第几次自我安慰,好像只有这样能放下心中散不去的思念,3年过去,懵懂少年不再,多了的是沉稳内敛,第一次遇到他,自己还是A大新生,现在都是要见研导的人,郁闷地踩过路上积水,屠苏定了定神快速向导师的办公室跑去。

百里屠苏学得是戏剧表演,虽然是面瘫少年,摆起架势来还是霸气逼人不容小觑的,凭借阳光外貌、出色演技,颇得学长学姐学弟学妹老师赞许,人气很高。3年来,因为那事儿有些阴郁,不影响日常生活交际,但面瘫更甚,对此,师妹芙蕖的评价是,“师兄好像总是在想什么人,不知道是谁这么好福气,可是师兄本来就沉闷,现在更闷了”。屠苏本人对这些评价倒是不置可否,从小到大的人生似乎都没什么波澜,最壮丽莫过于遇到他……,啊,不能再想,先应付完导师才行,边想着,屠苏敲门进了导师办公室。

选的导师是A大最牛逼的紫胤教授,常年关门研究,造诣极高,早年参演多部影视作品,与云姓挚友算是缔造了圈内神话,后来不知为何淡出了圈子,全心扑在培养祖国栋梁上,说来也奇怪,紫胤教授收过的学生屈指可数,加上屠苏,也就俩,第一位据说是A大神话级学长,上下一致心心眼评价,但是没投身演艺事业,屠苏入学的时候这位传奇也毕业,也无缘见一面了。

进门,问好,然后规规矩矩端坐,茶几对面的导师一身考究西装,银发一丝不苟,表情令人肃然,“一样也面瘫”——变成了屠苏对导师的第一印象。紫胤教授在屠苏问好后微微颔首。

“今日起你便是我学生了,看你成绩突出,表演力道也拿捏得好,我询问过你们系主任涵素,知道你是好苗子就挖过来培养。”

“谢谢教授赏识,我一定会努力的。”

“可以叫我师父。”

“师父。”

“嗯,你知道师承我处的除了你还有一个师兄,虽然他有自己事业不时也会回来探望我,有机会你们碰上了,可以指点你。”

可以见传奇学长、教授一点都不像传闻里那么冷淡——怀着以上脑内,屠苏觉得小宇宙充满了力量,嘴角也略微浮动了点,正想着被导师的电话铃打断。对话没听清,但见师父脸上有了笑意,目光柔软慈祥,透着长辈光环让屠苏晃了神。

挂了电话,紫胤笑着对屠苏说:“你今儿来得赶巧,你师兄他正好要过来,留会儿见一面吧,我已告诉他有了个师弟,他很开心。”说罢给屠苏添了茶,询问了,响起了敲门声。

门开的时候,正好迎着光,门外进来的人脸都看不真切,看清了却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眉眼不就是心心念念这么久的人,屠苏觉得时间都停滞了,呼吸都漫长,不可能的事情真的发生,整个人都怔住,来人在他眼前挥了挥手,好奇带起上挑的眉毛,眼睛里都带笑,仿若初见。

“阿越……。”

“??”来人歪头,“我叫陵越,你可能听说过我,你就是我师弟吧,初次见面,请多关照。”说着向屠苏伸出手。

语调都是一样的温柔,一瞬间回忆奔涌,屠苏牢牢握住那手,呆呆地答“……,屠苏,我叫百里屠苏。”

看着他好奇的目光和温柔笑意,看着他与师父寒暄,屠苏觉得心脏快要过载,好比奔赴万里不停歇,终于看到终点,惊诧、喜悦、苦涩夹杂着袭来,痴痴望着陵越,心里念着,我们终于遇上。

陵越看着新晋师弟的样子不觉莞尔,莫名由心底生出亲近,感叹师父眼光果然不一般,看上去呆萌呆萌的真是可爱。陵越与师父聊了聊近况,期间屠苏一直处于神游放空状态,陵越总忍不住暗自打量屠苏,隐隐觉得好像在哪儿见过,可是确又不相识,觉得现在成了师兄弟也算是缘分,思忖着以后一定要多加照顾。

不知不觉聊到饭点,陵越便邀师父和师弟一起去吃饭,紫胤表示有约下次再战,师弟这头是问了半天还在自己的小世界里,陵越看着那小动物般懵着的屠苏一时没hold住拍了拍他头,屠苏这才反应过来。

“一起吃中饭好不好?”陵越笑着说,

“……,好”陵越的微笑·温柔到犯规·杀伤力加成·屠苏血量减半。

等屠苏再回过神的时候已经坐在副驾位置,陵越正自带柔光地询问屠苏有没有什么忌口想吃什么东西有没有喜欢的店铺,温柔眉眼不知不觉与记忆中画面重叠,一下子屠苏有点想哭。

当然屠苏这种复杂的内心戏陵越是领会不了的,他看着屠苏不答话,想着他肯定是初次见面不熟就出去吃饭比较放不开,想了会儿,决定还是去红玉姐店里,一来都是熟人,二来伙食质量信得过,迅速简讯了红玉姐打招呼,也不忘跟屠苏说是去一家美味的店里解决午饭,发动汽车,打开收音机,来点音乐应该能缓解气氛吧,陵越自我安慰。

屠苏还沉浸在【阿越真好看、终于又见到了、好温柔啊、嘤嘤嘤】如此这般的痴汉状态中不能自拔,车窗外小雨已停,云层渐渐散开洒出点点阳光,恰如屠苏此时心境,总感觉是个美好的开始,会有个完满的结局。

开出去A校区,一路无言,陵越不知道该跟屠苏聊点什么好,一边奇怪自己这莫名的紧张感,一边在思考等下吃饭必须说点什么否则好冷场;屠苏不知道该怎么跟陵越聊,那是他们在另个时间空间的故事,前世今生他会信吗?景物慢慢在后视窗倒退,和着电台中浅吟低唱的男声,屠苏想起了他们初次相见的场景。

                                仍然没有 遇到  那个跟我绝配的恋人

                                你根本也未有出现      还是已然逝去

3年前也是这样淅沥的雨天,屠苏纠结地在市里兜圈子,死活找不到目的地,让我们把镜头往回拉一点————班导涵素波澜不惊地给全班布置了作业,需找寻市内的特色建筑或景色,融合创意编段情景故事,全班一片哀嚎,屠苏表面淡定内心回荡着——坑爹!发散思维写小言?班导深不可测!路痴如我出去找到地儿回吗?感觉特别不靠谱。怀着如此这般的忧思,五好青年·路痴·屠苏踏上了采风编段子之旅。

略微打听了下市内地段,最终屠苏把目标定为郊区老城街,据说古早的风格别有一番风味,为挑战自我找路无能1小时后,机智地路痴少年终于,招手,拦下了出租。雨渐停,车子慢慢远离闹市,雾蒙蒙地远方露出了青黑色街巷的模样,好不容易到了地儿,屠苏一下车就被这老街巷震撼了下,家乡未有这样的建筑,一路走着满是新奇,正好是下午的点,林林落落的人家也都闭着门,思考怎么编段子的屠苏在兜兜转转间,再次,迷路了。石板路好像哪儿都能通,青瓦白墙似乎哪儿都一样,屋漏偏逢连夜雨,在这样一个路痴迷路的悲壮时刻,停了的雨又下了起来,屠苏欲哭无泪迅速跑了起来,决定赶紧找人家避雨。

只身一人在古朴小巷中奔跑,周围的景都没心情欣赏,雨点打在瓦楞上的清脆,步子迈在石板路上的踢踏,屠苏突然有点感悟到了班导命题的深意,跑过小桥,惊走游鱼,好像这座镇子都静默,只为等他来。苦寻不到避雨处的屠苏远远瞥见一处半开了门的小楼,矫健地闪了进去,抖了抖身上的雨,屠苏才开始环顾起四周。

像是古时的饭馆,零零散散布置着桌椅,木制的横梁雕花充满故事一般,中间竟是四四方方的戏台,想必以前一定是熙熙攘攘的场面,不似现下清冷。看了一圈没瞅着主人家,屠苏便自顾自地在楼里参观起来,说来也奇怪,好像什么时候来过一样,居然随便走走就摸到后台,看上去应该是戏班准备家伙什,以及休憩的地方,转角一方木梯,屠苏攀了上去,到了一处房间,推开没落锁的门,里面的陈设也该是戏班里人休息换衣的地方,不过还连着卧室,屠苏想了想看过的电视剧,觉得这八成是角儿的屋. 不过奇怪的是房里一点也不脏乱,什么都井井有条,古朴的木窗旁还有梳妆台,铜镜有了年月已没那么光亮,台上置了一个妆奁盒,旁边似乎还有上妆的物品,啧啧,屠苏想,不知谁人如花美眷,曾对镜描摹。

想着刚才避雨各种凌乱, 屠苏也没多想,淡定坐下来整理形象,手边就是那木盒,凑近了看上面雕了讲究纹样,盒角还有刻字,摩挲上去隐约是个“越”字,一时兴起,屠苏慢慢打开盒子,内里是暗色绒面,亮闪闪的饰物呈放在里面,煞是夺目。屠苏对戏剧没什么了解,猜想这大概就是戏子扮相用的珠花了,小心盖上盒子,突然一阵困顿,屠苏倏地望向镜子,自己的身影和意识都慢慢模糊,不自觉地就闭上了双眼,不知道是哪里传来的一阵叹息,“当真痴儿”。

                                   




评论
热度(13)

© 蛋大 | Powered by LOFTER